富二代破解版v15

富二代破解版v15

> 强势婚爱:豪门老公轻点宠

云亦烟这句话说出来,换来了气氛的僵持。

尴尬。

寂静。

她微微垂着眼。

最后,还是舒薇意“啪啪”的鼓起了掌:“说的真好。心头的朱砂痣和蚊子血,白月光和地上霜……这个比喻,真是绝妙啊。”

“是吧,文人的比喻,永远这么的恰到好处,直击人心。”

池夜忍不住说道:“也不一定对……”

“我觉得很对啊。”舒薇意说,“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,最怀念的,最牵肠挂肚的。”

她意有所指。

池夜心里慌得一批,好好的聊天,怎么突然就扯到这方面来了。

他和时乐颜的那些曾经往事,虽然已经被时光掩埋,没有人会再提起了,可还是心里的一个芥蒂。

萌妹纸嘉鱼的温暖午后时光

是舒薇意的芥蒂。

这会儿,她肯定是觉得,时乐颜是池夜的朱砂痣,她自己只是那抹蚊子血。

“没有,得到了,就会更珍惜。”池夜赶紧解释道,“就像是展馆里的珍宝,花重金带回家,肯定是百般妥帖的放好,珍藏着,呵护着,一直陪着自己。”

舒薇意愣了愣,好像被说服了:“有点道理哦……”

云亦烟轻飘飘的来了一句:“展馆里那么多的珠宝,选中了其中一件喜欢的带回家。但是当再次回到展馆的时候,看到其他没得到的,越看越心里痒。”

舒薇意又被说服了:“是哦。”

池夜扶额。

“哎,”舒薇意叹了口气,“所以啊,总结起来,男人就真不是个东西。”

“……”

池夜看了霍景尧一眼。

霍景尧倒是没什么表情,从头到尾也没有说话,只是安静的当一个倾听者。

“我去看看伯母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”舒薇意起身,“们聊。”

池夜赶紧追了上去。

得,这会儿有得哄了。

云亦烟看着池夜去拉舒薇意的手,却又被甩开。

顿了几秒,池夜又不死心的伸手去拉,又被甩开。

如此反复几次之后,舒薇意终于不嫌弃他了。

她的心里,此刻只有羡慕。

看,这么骄纵,这么耍脾气,一次又一次的甩开,却能换来一次又一次的主动握手。

还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啊。

要是,她这会儿这么生气……霍景尧会来哄她?

怕是又要说她,不懂事,不体贴了。

人和人的差距,怎么就这么大呢。

“在想什么。”霍景尧的声音把云亦烟的思绪,拉了回来,“好好的一对人,让给说得差点吵起来了。”

“我没说什么。而且,只是实话实说罢了。”

“刚刚的那个比喻,很明显就是在比喻时乐颜和舒薇意。”

云亦烟一怔:“啊……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。”

她只是有感而发,真没考虑这么多。

现在霍景尧这么一提,云亦烟倒是不好意思了,又有些紧张,

万一池夜和舒薇意真吵架了,发生什么矛盾,那她不就成为了罪人啊。

“好像有心事。”霍景尧说,“心不在焉的。”

“我只是在想,我们两个的婚后相处,好像和其他的朋友不一样。”

“有吗?”

“没察觉到?”云亦烟笑了笑,“我在想,也许,是我先喜欢,先追求的缘故。大家都说,女生太主动了,就显得廉价了。”

霍景尧没出声。

她说:“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,和嫁给一个自己爱的人,完是两种,截然不同的人生。”

“说的那个爱自己的人,是聂铭吗?”

霍景尧低沉的这一句话,在客厅里,却犹如重磅炸弹,轰然炸响。

云亦烟已经很久没有从他的嘴里,听到这个名字了。

“我只是感叹而已。”她回答,“没有必要对号入座。”

“我很容易就对号入座。”

“我真的就有感而发……”

霍景尧打断她的话:“池夜和舒薇意之间,也是舒薇意先喜欢,先动心。她还是他的粉丝,一直都仰慕他,疯狂追星。难道,舒薇意对池夜的爱,不比那会儿,对我的少吗?”

云亦烟想回答他的话,但是想了想,她又什么都没说了。

再说下去,只怕结果会是吵架。

霍景尧最近不对劲,心情不好,脾气也出奇的差,她就别傻乎乎的往枪口上面撞了。

可是……

在想吵架的人眼里,不说话,沉默,也是一种错误。

“怎么不反驳我?”霍景尧问,“无话可说了?”

“……不聊这个话题了吧。”

“是先聊起的。”

云亦烟咬唇,忍不住提醒他:“这里是在霍家,霍景尧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说着,往沙发上一靠,“现在是不是觉得,聂铭比我好。”

“我没有这样想。”

霍景尧冷笑一声:“有没有,心里最清楚。”

云亦烟真想反唇相讥,她如果想念聂铭了,那也一定是他做得太不好了,所以才会让她想起聂铭。

他应该反思反思自己的问题。

但,她忍了下来。

一是因为这里是霍家,她不想破坏今天的家庭聚会。

二来,她没心思吵架。

怎么又这样了。

云亦烟甚至都在想,刚刚给她吹头发,牵着她的手下楼的人,和现在坐着她旁边的人,是不是同一个人了。

怎么能够做到这样的截然相反,天差地别。

十分钟后,霍母回到了客厅。

佣人端来水果,点心,还有一些小食。

“们年轻人都爱吃点零嘴儿,”霍母笑道,“尝一尝,不过别吃太多,等会儿晚饭就吃不下了。”

池夜和舒薇意也回来了。

两个人十指紧扣,哪里像是刚才离开时,闹别扭的那模样。

看来,和好了。

准备来说,是池夜哄好了。

女人啊,其实,真的很好哄,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温柔,足够的真诚和歉意,没几个女人会真的发脾气的。

反而,看看男人……

云亦烟心里很苦。

婚姻真的是一座围城,外面的人想要进来,里面的人想要出去。

她以前觉得围城里,并不是坟墓和荒凉,是一整个美好的世界,她从未感受过的别样风光。

现在看来,风光下面,掩盖着的,就是坟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