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人理论综合视频

伊人理论综合视频

“嗯?”逆沧水微微一惊,他说道:“是这么认为的?”

黑面军师说道:“没错!”

逆沧水苦笑,说道:“我一直认为,尚可为主动提及关押,乃是心中坦诚。所以后来,我更倾向于怀疑隋尚了。”

黑面军师说道:“并非如此,隋尚是坦荡的,所以他不会想出这种陷入死局的棋。尚可为则是要拖延时间!”

逆沧水道:“按这么说,岂非是可以确定,有鬼的就是尚可为了?”

黑面军师说道:“倒也不能完全确定,人的心思是瞬息万变的。有时候人也会说出一些不是自己本来心意的话。也会莫名其妙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。所以,还是要先以蛊虫搜索,最为稳妥。毕竟,隋尚和尚可为都是宗里的重要人物。我们必须谨慎,再谨慎!一旦杀错,后续就很不好行动了。”

逆沧水说道:“的顾虑和我一样,好,那就先从尚可为开始吧!”

黑面军师点点头。

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雪牢里,跟着来到了尚可为的面前。

尚可为看到了那黑面军师,不由心儿一颤。

他知道这黑面军师乃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,他的一双黑眸,仿佛有洞察人心的能力。

尚可为第一时间就沟通了罗军。

吹着海风的阳光美女

“黑面军师来了,之前我跟提过,这个人非常恐怖!不是他的修为,而是他的智慧!”尚可为说道。

罗军正在紧急演算各种阵法和方程式。

他闻声便说道:“越恐惧,他在心里就越有智慧。这个时候,就催眠自己,想象是那个问心无愧的人。”

尚可为知道自己已经别无他法,他就盘膝坐在地上,然后抬头看向黑面军师。

黑面军师也看向尚可为,他们四目相对!

半晌后,黑面军师看到了尚可为眼中的坦荡。他一笑,说道:“尚先生,素来就怕我。今日却显得不怕,这正是心虚的地方!”

罗军在尚可为的脑袋里立刻掌控了尚可为的声带,他说道:“哎,军师啊军师,我觉得这人真是难做。我若心虚,说我心虚。我坦然,说我还是心虚。总之,认为我有罪,所以无论我做什么,我都有罪!”

黑面军师说道:“没这个口才,是有人在帮说话吧。”

尚可为沉默一瞬,然后苦笑说道:“我在想,我该怎么回答才最稳妥。们,要么有办法找出那个罗军,要么,等等师父出来。还有,那个罗军,到底是活着,还是死了,这都是个问题。”

逆沧水沉声说道:“罗军不可能死,他之前就有一尊傀儡!”

尚可为说道:“也许,那傀儡已经用了。用了就没有了。”

逆沧水说道:“不说傀儡,他若真的死了,那灵魂碎片不是那么简单的。我敢肯定,他绝对没死!”

黑面军师沉声说道:“多说无益,想来,是绝不会承认的。不过,这也怪不得尚先生。和那罗军又无交情,若不是小命捏在他的手上,如何肯来帮他掩饰呢。我这里有一只蛊虫,待会,蛊虫会进入尚先生的脑域里面。”

黑面军师的语音顿了一顿,他同时多看了尚可为一眼。

尚可为的面色依然平静!

黑面军师笑笑,说道:“要么就是尚先生的脑域里有鬼,要么就是我以前小看了尚先生。不过这些都不要紧,待会,我的蛊虫进入尚先生的脑域里面。这只蛊虫不会对尚先生有任何损害,但却会找到脑域中的任何异常。如果蛊虫死了,那就说明,有鬼!届时,我们会直接杀了。所以,还请尚先生好好保护这只小小的蛊虫!”

尚可为淡淡一笑,说道:“倒是可以,蛊虫我也一定会保护好。只不过,我还有些疑问。”

逆沧水淡淡道:“军师的话,就是我的意思。有什么疑问?”

尚可为说道:“大师兄真的可以杀我?也不怕师父怪罪?”

逆沧水说道:“这是为了师父的大业,想来,师父能够谅解!”

尚可为说道:“还真不是滋味啊!我一直以为,我们师兄弟之间,虽然修为不同,但都是平等的。现在看来,是我自作多情了。只是,假如一旦证明了我的脑域没有问题。那么大师兄是否能够纡尊降贵向我道个歉呢?”

逆沧水淡淡说道:“没有问题!”

尚可为说道:“好吧,开始!”

黑面军师祭出了蛊虫,那蛊虫顺利的从尚可为的鼻孔里面钻了进去。

尚可为心中是慌的。

罗军却是安抚尚可为,说道:“这蛊虫要顺利找到我,需要一定的时间。”

此时此刻,并不是说罗军就可以转移到尚可为的身体其他地方的。

蛊虫的搜索是顺时推进,不会遗漏任何地方。而且眼下,罗军朝其他地方移动,也会让逆沧水和黑面军师察觉。

尚可为说道:“但不可能凭空消失啊!”

罗军说道:“我还在研究,我还需要一些时间。”

尚可为说道:“而且,即便能消失,在我脑域里的种子难道还能隐藏住?”

罗军沉声说道:“种子是个问题!”

罗军和尚可为的交流,乃是脑域里面电波的流动。便如一个变电站,一直处于发电状态,看起来,没有什么异常。那蛊虫也是发现不了的。

而整个脑域对于蛊虫来说,乃是一个极其浩瀚的工程!

要想搜寻到罗军,起码三天的时间!

“种子,确实是问题。如果让他们找到了种子,那么之前的坦然也就没了效果。他们会逼问关于我的下落,执意不说,只怕也是死路一条。若是在死里选择,只怕也会带上我。”罗军说道。

尚可为苦笑,说道:“您的分析很准确,但我更想,咱们都活着。如果您有机会逃走,顺便带走种子,我可以保守秘密的。”

罗军说道:“那可不妥,没有了种子的控制,到时候卖我也只是一念之间。我不能把生的可能留给一个虚无缥缈的保证上面。”

尚可为说道:“我绝对真心!”

罗军说道:“就像是男女之间相爱的发誓,发誓的时候,真心不假。变心的时候,变心也是真实的。”

尚可为说道:“那您说如何办?”

罗军说道:“那蛊虫检查种子的时候,我用天道笔给种子写个隐字。”

尚可为说道:“好计!”

半晌后,他又苦了脸,说道:“那您如何办呢?”

罗军哈哈一笑,说道:“若是我走不了,一切白费。现在,不要打扰我!”